追蹤
Ms. Wang 的夢想天堂
關於部落格
和親愛的另一半共同為夢想流浪的生活學習雜記
  • 56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阿媽生平事略(上)並序

另,感到遺憾的是,原本在阿媽的公祭上,要我講一段紀念阿媽的話,分享我們與阿媽的溫暖回憶。我本來都已擬好草稿,沒想到寫完後放在黑衣的口袋裡,卻怎麼找都找不到,我只好硬著頭皮憑記憶講,當然是講沒幾段就下台。聽說家人和來賓聽到我的聲音,以及我的開場,所有的人都泣不成聲。後來大家還以為是我哭得太傷心講不下去才下台的,大家哭得更傷心。事實上是我這個糊塗鬼,因為黑衣太大件,口袋也很大,摸不到,所以講到後來忘記內容只好下台。最後公祭完後卻在黑衣裡摸到,氣結萬分。深怕阿媽不知我的懷念,只得放在阿媽的棺木上,看輪軸緩緩地把棺木送進火化場,見上面輕輕的停著我的草稿,差一點就被火化場的熱風捲起。草稿很輕,但回憶及溫情很重,希望如同我們燒紙錢的習俗可讓祖先收到,盼阿媽能讀到我的回憶及追思。 謹以這篇文章獻給阿媽在天之靈。 ----------------------------------------------------------------- 王母黃老夫人生平事略 母親王母黃老夫人閨名玉鳳,於民國六年七月十日,即農曆六年五月三日誕生於雲林虎尾鎮下溪里大庄。慟於民國九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子時(農曆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於台中霧峰家中仙逝,享壽八十有六。在母親八十六年歲月中,歷經生命中的多次轉折,家園自安定勤苦,轉變為顛沛與匱乏,終在全家戮力奮鬥下,重享溫飽與安樂,母親始終扮演著重要的精神支柱與推手;而屢次與病魔的纏鬧與試煉,仍不改其溫柔敦厚、與人為善、樂觀進取、圓融豁達的大智慧,特別是堅毅與勇氣、外柔內剛的個性,以及晚年生命力的堅韌,生活的點點滴滴,都長存兒孫心中,感動著我們,值得子孫懷念效法。 荳蔻少女 多才多藝 母親是虎尾大庄富家黃上與黃許醜長女,外公乃日據時代保正,母親自小即聰穎勤快、乖巧懂事,深受長輩疼愛與倚重。十二、三歲的少女年華,家中農事,必由母總其事,舉凡人力計算、時程與工作分配,每次均能精確掌握、恰到好處。農事與家事都能完善兼顧,俐落完成,鄉里無不稱讚。母親在日治時代讀三年國校,雖常因家事缺席,但卻仍是班上的優等生,協助老師教學,多才多藝,音樂及美術課的表現還曾受到褒獎,後來也能就其所學教導子女。母親少女時期即擅於女紅手藝,是姐妹鄰居縫製嫁裳服飾的最佳幫手。 十七歲于歸王家 母親十七歲時以媒妁之言于歸王家,父親王耀宗是雲林虎尾鎮大屯望族之後,二十歲時即膺選全台十位模範青年之一,曾擔任電台農業推廣及國校教師。母親婚後勤儉持家,不但操勞家務,還需要同時負擔遼闊農田的耕作,母親常回憶說到,當時除了自家廣大的農田、做不完的農事外,父親代管台糖龍岩農場,因此每日一大清早母得招呼一大批工人坐小火車遠征農場耕作,直至日落而歸,即使累得精疲力竭還得強撐著,咬緊牙關料理家務。母親待奉婆婆極為孝順,祖母恩慈威嚴,要求完美嚴格,母親稱職地扮演媳婦的角色,柔順體貼,常自眼神領會婆意,深得祖母疼愛;三姐出生時,母親因胎盤收縮痛得昏厥過去,祖母心疼地抱起母親痛哭失聲,情如母女,鄰里傳為美談。母親曾以媳婦為門板,婆婆如門框為比喩,門板一定要適應門框,兩者唇齒相依彼此體諒,方能圓滿;這種曲意承歡,孝順婆婆的精神,值得兒孫學習。早年養育外甥西村兄一如已出,常一邊忙著家務還要一邊給西村餵食,古今少見;親友往來和氣親切,對待家中僱工十分寬厚,對丈夫、子孫更是無怨無悔的付出,今茲在茲的都是丈夫、子女、媳婦女婿與滿堂的子孫,不但是典型的三從四德的賢妻良母,懿得更足堪表率。 風霜歲月 辛苦備嘗 卅五歲時因父親兼營商業受挫,家道中落,困頓貧窘,母親乃攜子女隨同父親前往台東東河隆昌開墾蠻荒,瘧疾侵襲,腳趾還遭牛軛鐵鉤砸碎,但仍強忍病痛繼續工作;東台灣颱風多,每遇風來襲,茅草屋頂遭強風吹離,全家人往往須淋雨熬夜等待黎明,苦況難以形容;餐風露宿、三餐不繼,歷盡苦楚,但母親從未有一句怨言。在胼手胝足,篳路藍縷的奮鬥下,終於有了一個足以餬口、免於風雨的刻苦家園。然而在後山奮鬥打拼的初期,一大家子分隔兩地,留三姐、四姐、二弟、三弟,與祖母固守大屯祖厝。在物資缺乏的窮苦年代,院子裡的水果是養家與學費的唯一來源,平常家人是捨不得吃的。有一次母親從台東回鄉探望子女與祖母,家人難得團聚,是最溫暖的時刻。回台東前祖母摘了院子裡的葡萄讓母親帶回,孩子們依依不捨地到車站送行,滿心渴望一嚐葡萄滋味。然而母親所帶葡萄有限,同時想起台東有更多嗷嗷待哺的孩子,在兩難之下,無法如願,只能帶著五妹,心如刀割地懷著不捨與心酸向孩子道別!火車的氣笛聲響起,劃破天際,貧困又將使一家人分隔兩地,母親淚如雨下,一路回到台東,淚水就像大屯到台東的道路一樣長,濡濕了整個揹巾。母親每憶及此,依然哽咽不已。 三姨媽一直膝下猶虛,我們兄弟姐妹眾多,卻又一貧如洗,經祖母、外婆、舅舅等長輩之鼓勵,將六妹美真過繼三姨媽扶養,猶記得當時母沈思再三,才忍痛將么女送出,兄姐們固是不捨,母親思女心切,更是悲傷莫名,精神幾近崩潰,滴水不喝,日夜不眠,亟欲反悔。後因三姨丈、姨媽實在疼愛六妹,堅要撫養。六妹在姨媽撫育下艱苦成長,如今擔任律師及從事公益,為社會奉獻心力,待父母至孝,與兄姐們水乳交融,相互扶持,關係至為蜜切,父母親均感欣慰。 民國四十九年左右,為清償債務,變賣大屯僅存之六分祖厝,一家人至台東團圓,一同屯墾,種植花生、香茅油等。母親常笑說:「你們父親就像將軍一樣,拿著旗子在前面喊,大家就前仆後繼像小兵一樣跟在後面。什麼事業都做過了,也養過很多動物,十二生肖中除了龍、虎以外都養過了。只是時運不濟,食指浩繁,收成有限,難以餬口。」母親擅長說故事,不但敘事條理,每件事都能說得相當生動活潑,然而無論日子如何清苦,卻從未聽聞母親埋怨他人。而這段台東墾荒歷史,亦是母親生命最深刻的一段時日,直至晚年患病時,仍常錯覺自己為仍身處台東,吩咐兒女媳婦不要忘了花生及稻子的收成,或是還有什麼農事該做、飯菜要多煮幾道,好招待親友;有時還錯覺自己在田裡耕作,煞有其事地不斷比劃著耕作的手勢,有時則做著穿針引線的動作,彷彿神遊其境中。母親的賢慧與辛勞,常教子孫不忍與心疼。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