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s. Wang 的夢想天堂
關於部落格
和親愛的另一半共同為夢想流浪的生活學習雜記
  • 56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看歌劇Don Pasquale, 費加洛婚禮隨手記

但是來紐約,各類藝文活動都有,而且大多數的活動都有國際水準。大都會歌劇院品質值得保證,且學生票價又相當便宜(美金25元,台灣即便是看一場隨便的藝文表演可能都高於這個價位),因此不看歌劇總覺得虛晃一場。 但對於不諳歌劇的我來說,沒高人介紹總是不太想踏入歌劇院,怕會讓人失望。第一次進入大都會歌劇院,是朋友邀約,也是因為有學生票,也沒看那場歌劇是什麼就跟著去了。不過看完以後卻有深深挫敗感。因為上半場沒入場看,有些劇情必需用猜的,但猜想應該是歷史故事改編的歌劇。只是我對於這齣劇很感冒,我認為從舞台表現中,有嚴重的種族歧視和明顯醜化其他種族的疑慮,舞台設計效果也不佳,女主角又太大隻,實在不讓人有可以以美色誘惑英雄的本錢。而且基本上我也很不喜歡這個劇的內容,我連他是什麼名字都記不起來。所以我想,下次我一定要聽歌劇專家的介紹,好好的看一場歌劇。 四月中時,聽到我的好友巴拿巴--歌劇專家的介紹,他網誌裡寫了Don Pasquale 的評析( http://www.wretch.cc/blog/barnabas&article_id=3748749 ),在他的大力推薦之下,再加上有一天巧遇路過我們家巷口的音樂老師玉卿,剛看完這齣歌劇回來,因此兩個專家的大力推薦,我決定在4/18有學生票的時候去看一場。至於這齣歌劇的內容我就不多說了,請有興趣的朋友自行上前面網站瞧瞧 (巴拿巴,我也幫你打廣告了)。 18日那場表演,女主角雖不是巴拿巴同學網路上寫的那位、號稱有模特兒身才和臉孔的Anne Netrebko演的,但是Lyubov Petrova 也有可愛的臉孔和嬌小的身材,雖然不是骨感型美女,但絕對是豐腴到會讓男人流口水的體型,把聰明活潑略帶潑辣的年輕小寡婦,演得恰到好處。而其他三位主角:Don Pasquale 由John Del Carlo 主演,把一個落魄地主老人的無奈表達的傳神也很有喜感、飾演醫生的扮相佳又傳神、而女主角的愛人在月光下唱的那個詠嘆調,深情溫柔,簡直是把我的魂吸走了。真的可謂是金童玉女的組合啊。而且整場音樂也都很好聽。 據說這齣歌劇是Otto Schenk的新製作(據說也是他舞台製作人身份的告別之作),光是看舞台設計就讓人驚豔,女主角出現的陽台上的場景,穿著若隱若現的白紗內衣和馬甲做日光浴看愛情小說,還不時把雙腳舉高抓癢,一開始便把她的風騷傳神的點明。還有Don Pasquale 家裡的快解體的床和吊燈,也將有錢的單身糟老頭的居處設計的很有技巧。最後一幕在中庭的夜景,充滿了浪漫寧靜,花園的樹、噴水池和井、一輪明月,還能隱約見到中庭外的其他民宅,男主角在這裡唱詠嘆調,真是動人心弦啊。場景設計是浪漫的義大利風,真的讓人全都浸淫在義大利式充滿明亮、浪漫、愛與喜劇的氣氛中。 這齣是董尼才地的作品,是一齣精巧的短喜歌劇。內容充滿歡笑,還讓我不時為他們的小計謀和女主角為了報復不惜狠心的作法捏把冷汗,最後仍以喜劇收場。我認為這個製作很傑出,我這個門外漢這樣說也許不見得中肯,但他絕對會是一個很好的歌劇入門戲。因為有引人入勝的效果。(就像器樂欣賞的入門,我通常會推薦莫札特一樣的道理) 買這場票時,我還看到19日有費加洛婚禮的學生票,興沖沖的去買,結果發現學生票居然已經賣完了,只好和同學坐到比學生票貴一元,但是遠在天邊的Family circle。本來還怕有學生票的卡司可能差一些,又會出現個航空母艦男女主角,但還好不太失望。 費加洛婚禮的內容我便不多說,有興趣的人請自行上網查詢劇情。這齣也是莫札特的四大歌劇之一,是齣喜歌劇,我自己認為,莫札特的器樂部分既然很能當入門音樂,那我想他的歌劇也會很適合我這個歌劇入門者。結果果然不出我所料,音樂美妙,氣氛輕鬆,但又很能引人發想。我猜大都會歌劇院對於這種大型歌劇也不敢怠慢,佈景、服裝和燈光效果都很佳,主角們唱作俱佳。我在兩天之內看了兩齣歌劇,真的是滿載而歸。 其實第三天還有個華格納的羅格林恩,雖然有學生票,也是巴拿巴推薦的,但我想我已連著兩天奢侈了,該在家陪陪老公。而且想到華格納--什麼尼布龍根的指環等等的,都是又長又不容易入門的曲目,所以就暫不打算看了。不過後來聽幾位去聽過的朋友的評價,都連聲稱讚,還說這部是他最平易近人的一齣,讓我不免有些遺憾。但我想在紐約時間還長,下次還有機會。 但看了這兩齣後,有一些小小的心得想囉嗦一下: 一、歌劇真的是最複雜的音樂類型 因為我個人聽器樂的習慣,會自然的把注意力放在大都會歌劇院樂團的器樂表演上面。但因為歌劇還有劇劇表演、文學及劇情內容、人聲、舞台設計、佈景、燈光、服裝設計、化粧等等,而且無台變換要快又安靜,再加上男女主角在台上盡力的演出,我一時眼花瞭亂,不知應該把注意力放在那個地方,也只能連聲讚嘆。我很想請教歌劇前輩,通常你們欣賞歌劇時,會最著重那個部分呢? 因為這個因素將會影響到我下面所說的幾個部分。 二、歌劇的靈魂--演唱者的藝術性及視覺性 我驚覺,即使最唾棄外貿協會行徑如我,都還是不自覺得喜歡看俊男美女的表演,我自我安慰其實這樣是和劇本比較謀合。如果單純欣賞歌劇的藝術性,不是應該重視音樂、人聲、表演及舞台整體效果的藝術性,而較輕表演者的外型? 但,如果歌劇的製作為了討好觀眾而往往只選這類外型出眾的演唱者,不會有淪於商業化之虞? 那這又與百老匯--那種極端商業化及娛樂性的表演有何異? 那麼,被封為高雅的大都會藝術殿堂裡表演的歌劇,和普羅的百老匯演出的音樂劇,就沒有太明顯的區隔。但如果歌劇的表演完全忽視市場需求而只強調藝術化,可能會快速流失藝術欣賞的市場,市場縮小將連帶影響生存及推廣。這兩難又該如何平衡? 這個問題當然可以從歌劇的源頭來探討,最初也是服務貴族及中產階級的娛樂之用,即然是戲劇,自然就有視覺的議題。但這個問題似乎在單純的器樂欣賞上較不易浮現。 三、座位差異: 依我聽器樂的習慣,會不自覺得把注意力放在大都會歌劇院樂團的表演。第一場,我發現某一個部份的序曲,重點在銅管,他們的銅管真是可怕到讓人失望,聲音乾癟又沒有強力,甚至連音準都讓我懷疑。但第二場我發現他們的莫札特就很傑出。後來和玉卿談,才發現原來是學生票的位置(第一層樓) 的音響效果最差,二樓以上就沒這個問題。 四、東西文化的差異: 第一齣Don Pasquale,雖然是個喜劇,但劇中所玩的把戲,以東方文化環境來說,會說這是亂倫。雖然女主角嫁給地主(是她愛人的叔叔) 只是為了復仇,可能並沒有做出什麼逾距的舉動,這個老人家受不了這個刁蠻的新娘,隨即把這個可怕的新娘遣走辦離婚,同時答應他姪子迎娶這個愛人。換句說話,也就是這個姪子曾經要叫他的愛人為嬸嬸,雖然她只是為了要能和愛人結婚而耍的手段。在講求名份的東方,是永遠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的。一方面名份問題,二方面,這等於是晚輩頂撞長輩,大逆不道,更不可能出現在戲劇裡,成為喜劇了。 而第二齣的費加洛婚禮,也充滿了婚姻背叛、及階級的問題(如地主貴族有初夜權)。在古代東方,貴族如果看上了女僕,接下來就是納妾,而不會有這個戲劇的內容了。 從歌劇中,可以發現東西文化差異很大。一般而言,東方講求穩定、溫和敦厚樂天知命。而西方講求個人意志,積極、發生的問題,較常以報復或侵略來表現,但結果未必是不好的,常常會帶來一個喜劇結局。中國的戲,都是忠孝節義,為了人倫及社會穩定的主軸創造出來的娛樂,但相較之下,卻有可能因為文化的關係限制了創造力及藝術性。 這沒有所謂好與不好,只是文化的體現不同,表現在戲劇上的手法也不同。 但從歌劇來看,文化的差異真的很有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