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s. Wang 的夢想天堂
關於部落格
和親愛的另一半共同為夢想流浪的生活學習雜記
  • 56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有感

我上課所接觸到的學生們,大多是辛苦的勞工階級,靠勞力或依親方式到這裡。大部分的年輕女孩們(像我這樣適育年紀或更輕一點) 大多懷有身孕來此待產,班上成員最多是家庭主婦。而其中有一個大約二十初頭、身型高瘦、皮膚非常白的年輕男孩,由於他上課非常認真,我一開始就注意到了他。但他有時候上課必需請假,後來他悄悄告訴我,他是跳機來的,之前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但因年紀輕輕患了惡性腫瘤,無法繼續工作,只好來上基礎的英文課以補不足。他上課請假時,不是去別處,即是去醫院裡抽血打針。想到自己的身世,他講著幾乎要流淚,趕緊把這個話題打住。我看得出來,他雖然遭逢不幸,但仍努力在每一個日子裡用力的生活著,每天都很認真的上課、回家復習。我的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 他們的知識程度不佳,中文可能本身就沒什麼訓練,英文則更不必說,只是比認識英文字母ABC 好一些,程度大約等同於台灣國中一二年級的英文。平常上課時,用中文解釋也不能用太難的字彙,也不能拿有一點深入的事件當例子,一般而言,他們的教育程度大約在國小,少數一些同學有念國中。我了解到他們的社經地位及知識程度不高等狀況,那往往是來自於他們的社會、家庭沒有給他們一個適合的環境。他們的生活目標主要在求溫飽,外面的世界他們大多不感興趣,居然很多人到紐約一二年,卻沒聽過、沒到過時代廣場,更別說其他紐約有趣的事物。所以我在課堂中,雖不能給他們很好的英文訓練,但我儘可能的,以一個家庭主婦的角度和他們搏感情、提供一些他們有可能感到興趣的知識,讓他們多了解這個世界的另一些風貌。 從菁英匯箤的曼哈頓上西區,坐一小時半的車程到布魯克林的華人區,我連續七天,看到許多人與我有著同樣的面孔,生活在同一個國度卻猶如在不同世界一般。我從小生活的象牙塔裡不常此機會與這些朋友們近距離、並持續一段時間接觸交談,這幾天確實讓我有很深的感觸和振憾。 我想,看到了第一代移民者辛苦的一面,更多的是,嚴重的知識落差、貧富差距、及國家社會文化間差異的感慨、美國移民的社會問題等。剛開始時,我很心疼這些華人移民者,但又有股無力協助他們的感慨。後來我漸漸了解到這幾天對我的意義,因為我能盡微薄的力量為社會作一些事、幫忙一小群人,即使實質上幫不上什麼忙,但卻擴展了我在整個生命歷程中的廣度,實質受惠者是我,讓我學習用同理心看待來自不同區域、不同經濟階級、社會地位的人們。感謝上天! 我們存在的形體只不過是個皮囊,生在那個地區、何種家庭是命運;但經由自己所選擇生活的方式,才是自己真正的財富和真實的存在。不論外皮,是白的、黃的、黑的,美或不美的,穿名牌的,戴金銀鑽戒珠寶的,括去那層皮囊,大家所擁有的都一樣: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個頭顱、一些相同的器官。而唯一能彰顯不同的資產,並不是財富及地位,而是一個人的內在價值、如何看待自己的人生、看待這個世界、以及如何使自己的人生變得有價值。這些精神,才是離開世界時也能帶走。套句一位同學的話,這些社經地位薄弱的朋友,並不是可憐,只是生活比較辛苦。在這個資本主義社會,錢和地位,以及種族都是評論重點。富人被視為是成功的,而瞧不起社經力差的族群。拜金的心理,不過就是自卑被過度強化的結果,因為他們找不到自己立足點和自信心,才必需要不斷的用外在的名牌和金錢來滿足自己,實際上卻會將金錢投入黑洞,越拜金越空虛。 實際上,沒有錢,沒什麼好可鄙,當然也不需要被同情。他們正用自己實際的力量,好好的、有尊嚴的過著他們的日子,用他們的方式過著他們的生活。而我們能作的,不是給他們魚吃而是教他們釣魚,例如創造一個較好的社會制度、或是找一些管道幫助他們在社會上營生的能力。知識份子或經濟上層者應該都要有這樣的使命感,因為受之於社會太多,便應熱誠關心弱勢族群,貢獻自己之力,有能者應敦促社會往良善路途發展,從個人行為層面至建構制度層面皆可為。若有能者卻不為,惘顧自身的無形資產對於改善社會的重要性及必要性,而獨善其身,甚或更加勢利或拜金,無疑是一種社會的折損。雖然為與不為只是個人的選擇,只是對我來說,若徒有能力而不貢獻,會讓人感到遺憾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