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s. Wang 的夢想天堂
關於部落格
和親愛的另一半共同為夢想流浪的生活學習雜記
  • 561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我們的新朋友們(四)--法國來的仙度芮拉

於是我們就這樣認識了Cindy (全名Cinderella)。 認識她越多,就覺得世界多元。雖然她才小小十九歲,但卻有許多事讓我們感到新鮮。她的口頭禪常是帶有濃厚法文腔的中文「不可思議」,雖然四個字在她口裡常像三個字,不過我們都知道她的意思。大隻的他們那個班上,十多個同學裡,只有三個是「外國」人。我知道一定有人會提醒我們,我們才是他們眼中的外國人。但如果以民主的多數決法則,那他們班上,那三個才是「外國人」,因為其他的十多個,清一色都是台灣人。那三個外國人,其中一個就是法國女孩Cindy,她很喜歡和這群台灣來的同學在一起。另外兩個外國人,看他們的樣子是幾乎不想和非白人打交道,連上課都不願意坐在一起,也不願意對話,即使是照像,還要刻意把位子挪一下,保持距離。至於他們是否是種族歧視,還是文化差異的問題,在這裡就不談了。 所以Cindy熱愛東方朋友,我們對西方朋友好奇,既然是班上惟一搭理台灣人的外國人,而且又開朗可愛,那她自然就成為大家出遊的好玩伴,不但可以借機練英文,還可以了解不同的文化。 她說她到過中國北京,還學過一些中文,但是中文還不夠好。當我們問她,為何要學中文,她總是胸有成竹的說,未來中國的廣大市場和龐大競爭力,讓她感到相當有興趣,她想要有競爭力,也想多了解中華文化。也因為她想學中文、認識華人,所以也對同樣是來自華語區的台灣朋友非常友好。聽她的語氣,叫我們吃驚的是,她才十九歲,已經了解到所謂的全球競爭力,開始用語言、用各種方式佈局她的人生。想想看,台灣孩子的十九歲,大一的年紀,在做什麼呢? 因為了解到她對於中文和華人很有興趣,也待過北京,那我們當然要帶他認識紐約的小台北 (Flushing) 囉。那天同行的還有Cindy 非常要好的一位台灣朋友Tina。時值酷暑,我們帶他逛中國超市、還拿出最台灣味的方式招待遠從法國人來的女孩--在大班點一杯珍珠飲料邊喝邊聊天。沒想到她還是對於有著QQ 口感的珍珠感到可怕,嚼了兩口珍珠,就不敢再咬了,看來她還是不能習慣東方千奇百怪的食物。素食主義者的她還不斷的問:這真的是素的嗎? 我猜她的意思大概是,素的東西怎麼有這麼可怕的..... 不過這樣一來,我們的話匣子就打開了。她開始和我們聊起了不少她的背景。 原來,她是法國的猶太人! 一聽她是猶太人,我立刻睜大了眼睛。她看我這麼有興趣,仿如遇知己,開始興奮的和我說起了故事。 我們剛開始認識Cindy 時很驚訝,在我們的刻板印象中,法國人不是通常很自大而瞧不起其他民族的嗎? 她沒有,反而還對來自其他地區的人很友好。原來她是猶太人。但,猶太人不是聽說也該很精明、會算計的嗎? 看起來她似乎也不是,因為好幾次出門遊樂,她也搶著付帳說要請客,還很大方好客。看來不少的刻板印象還是得修正一下。 她是我們第一個認識的猶太人,看到路上來來去去的「正統」猶太人,還有傳說中紐約許多隱身的猶太人,紐約是猶太大本營,但總是沒機會和猶太人認識。她還很驚訝的問為什麼中國沒有猶太人,這個倒是讓我們費了一番脣舌解釋。之前聽過一些猶太故事,但這次聽到第一手資訊,由面前的猶太女孩滔滔的以法文腔英文開講時,還是別有一番風味,頗有那種世界一日遊,迪士尼樂園小小世界那種感覺。 她是個素食主義者。因為覺得動物很可憐,不想有動物為她而死。一般猶太人也吃肉,但只吃經過嚴格的猶太律法進行宰殺的動物,避免動物死時過於痛苦。 她很高大,去年認識她的時候,還有不少嬰兒肥,但是看得出來臉龐很美麗。 她父母親,是西班牙猶太人和摩洛哥猶太人。所以她會法文、西班牙文、摩洛哥文、希伯來文、德文、英文、中文,七種語言。她說,她的英文很糟,中文更不行,但其他的幾種語言程度大約和母語差不多。滿常聽到歐洲人會很多語言,果真如此,還多的讓人驚訝。 另外,要先來個前情提要,像我們能窩在曼哈頓的學生宿舍,房價就已經貴到讓我們想跳樓了。而紐約人都知道,中央公園兩側是房價最貴的地段,尤其是中央公園附近的上東區,一般來說,已是非平常老百姓住得起;更不必說,面向公園的公寓,且推窗就能見中央公園的綠地,更是貴得可望而不可褻玩焉。 所以大家可以推論,慾望城市裡的女主角們的許多故事,例如住在中央公園附近,每天吃大餐和下午茶,一輩子坐地鐵沒坐幾次....等,大概都是糖衣包裹的童話故事,沒幾個紐約客可以這樣過活的,那絕對不是紐約人的生活常態,我常常懷疑那是紐約觀光局為了洗刷紐約又髒又亂治安又差等不好名聲,才推出的一齣影劇。 而她來紐約念語言學校時,住的是她父母好友的家。她借住的那棟住宅裡,住著好幾位名人,例如007裡詹姆士龐得的皮爾斯布洛斯南等等。這可不是平常的住宅,這公寓在中央公園東邊,每天上午起床推窗就可看到中央公園的綠地。她每天都看得到中央公園!!! 這已經嚇得我們打寒顫,但她似乎對於此並沒有感到特別驚訝之處,而且還很低調,不像我們這些鄉巴佬,一說到中央公園旁的公寓就一付眼睛跳出兩個大愛心的樣子。而我們也嗅不出她有所謂「上流」社會出身那種自傲的氣息。除了我們了解到她手頭比較優渥之外,其他的幾乎和我們差不多,也是什麼都好的隨和個性。話說回來,想必她父母有這種朋友,那她父母也非等閒之輩。那麼,再看她的家教和個性,她必定也是來自己個相當良好的家庭了。 去年認識她之後,課程結束,她又回到她的國家,有時還在網路上和我們聊天。有時用英文,有時她用羅馬拼音拼成中文和我們聊,不過我得承認,我們常常看不懂她寫的拼音,有時還得請我們的大陸朋友幫我們轉譯。她真是個可愛的女孩子,不忘練習。 今年夏天,距離去年又一個年頭了。去年我們和Cindy 的好友台灣女孩Tina 又有一趟美國之行,到紐約兩天。而聽說Cindy暑假也到紐約實習,因此我們便約了見面。 看到了Cindy,才一年,她變漂亮了! 變得苗條,臉蛋像芭比娃娃,剪了一頭時髦的金色直短髮 (這個造型要價300美金,不過對她而言應是稀鬆平常),皮膚晒得黝黑。 原來她去年到西班牙念大學。每次聽到她,總是到了不同地方遊歷、念書,其實我們也摸不清楚到底她是定在那裡。不過這或許就是她的企圖。她想了解全世界。 Tina 是個好女孩,年紀也很小但卻比一般女孩懂事。Cindy 年紀更小。這兩個女孩湊在一起又開始東聊西聊。不過有趣的是,我們四個人的英文都有進步了,去年湊在一起,溝通有一點小小的困難,而且她的法文腔很重,我們很難聽得懂,這次可以比較順利的聊天了。 我們兩天內見了兩次面。 她總是有用不完的精力。每天睡覺時間很少。因為她覺得人生太短不夠用,不能花太多時間在睡覺上。(這點我和Tina 小小討論了一下,為什麼她睡這麼少還是這麼美? ) 她說她現在很累。她的累是正常的,因為她做了太多的事。 她父母支持她到美國紐約實習,通常大學實習生不一定有薪資,而是賺經驗。她在某家美國大公司的人資部門上班。而由於她廣交好友,不知怎麼地認識了開 pub的朋友,對她說,「妳好漂亮,長得好像娃娃,能不能到我店裡幫忙,就只要站在門口招攬大家進來就好了,這樣可以讓我們生意更好! 」所以,她白天的工作,九點到下午四點,在美國大公司的人資部門實習,下午五六點以後,轉戰pub ,一直到午夜十二點,然後再回家睡覺,第二天一早再起床開始新的循環。每天如此,她能不累嗎? 不過她還是每天興緻昂昂,充滿好奇心和精力。 聽得出來,她家關係很緊密,氣氛不錯,是個愛的家庭。她應該是惟一的,也是最小的女兒,父母寵愛的掌上明珠,覺得她該是個公主,就準備念完書,不一定要做辛苦的工作,但時間到了的時候,可以找個好人家,有錢的好男人嫁了。所以她一直不敢讓家裡知道她在pub 裡工作,免得讓父母生氣難過。這種心情我可以了解。但對她而言,她能自己賺錢卻讓她很有成就感。 從談話中,漸漸了解到,原來她父親是一個法國的「針灸」大名醫,曾在哥大念醫,紐約目前有不少哥大醫學出來的醫生或教授是他的朋友、世交。後來他回法國行醫,並曾在中國研究過。兄長也已經有了國際企業,觸角已遍及各洲,並想要在中國設立據點。原來有這樣的背景,難怪她一直對中國感到興趣。談話中,也發現,她有收集藝術品的習慣,除了佈置家裡、彰顯品味外,據我所知,這是西方的上層社會從小的訓練,收藏藝術品、古董、有價值的舊書等,是種財富及投資。 雖然她和她兄長並沒有像其他西方醫生世家一樣,父承子業,一家好幾代都是醫生,她說她也曾嘗試過要走父親的職業,但她對血淋淋的東西就是感到痛苦,後來還是選擇她有興趣的經濟和外交,我想這是適合她的。 在她身上,我們看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年紀很輕的小女孩,卻有如此豐厚並蓄積的能量。不單是家庭單方面給她無憂的好環境,相信她自己也了解、珍惜,並積極開創她的未來,且老天也給她相對等的能力可以接受、吐納。在她身上,我們也同時讓我們看到了不同階層、不同文化的樣貌- 有別於一般西方文化的猶太家庭,還真是讓我們眼界一開。如果說,大隻的去年身陷賊船,被要求念昂貴的語言學校最大的收獲之一,就是認識Cindy和Tina 吧! 我們要分別時,離情依依,在馬路上擁別。她真是一個感情豐富的女孩子,純真又自然,她一直不願意和我們道別,眼睛還閃著淚光。她不像許多上流社會的勢利鬼,對我們這種窮國際學生、非白人上流社會不屑一顧,而且我們還做了口頭約定,以後有機會就每年都見面一次! Cindy, 相逢自是有緣,我想下次我會教妳這句中文。祝福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