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s. Wang 的夢想天堂
關於部落格
和親愛的另一半共同為夢想流浪的生活學習雜記
  • 56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新手爸媽第二課 — 攜手共度黑暗期 (上)

懷孕最痛苦的莫過於害喜。害喜並不會要人命,但是真的經歷過害喜的人,嘗過那種求死死不成還苟活的感覺,才會知道是什麼滋味。 從小媽媽就和我說,她懷孕時一點都不辛苦,生產也不特別痛,孩子咻的一聲就蹦出來了。她懷孕後,非但沒有害喜,一直到生產前,都還是健步如飛、動作俐落,從看她背面看,看不出來是個孕婦,也沒有大腹便便那種懷孕後浮腫動作遲緩的樣子,所以懷孕對她來說,完全沒有任何妨礙,她就像是一般正常狀況的婦女一樣。惟一有的,就是只想吃外婆作的家鄉味紅糟,但那時等外婆寄到已是好幾天以後的事,她已經不想吃了。我每次問媽媽,真的沒有害喜嗎? 她永遠是偏著頭仔細想了很久,然後慢慢的說,「真的好像沒有耶,我就是只想吃紅糟…..,」然後又把寄到後她又沒有吃紅糟的胃口的事情講一遍,實在無法從她口中得到任何害喜的幫助和經驗分享。另外,每次聽到有人提起,說母親真偉大,不但要歷經懷胎九月,還要負養育責任之類爾爾;媽媽總是會說,懷孕一點都不辛苦啊,我懷孕九個月都沒感覺….。 所以,我一直認為,懷孕對我來說,應該沒什麼大不了的。特別是,我有一個懷孕這麼順利的媽媽,女兒大多遺傳媽媽的體質,我一定也是既順利又快樂的媽媽。但是,我沒想到,我猜錯了。 大約接近六週時,我又一如往常的拖著想嘔吐的身體,和大隻的說「我好想吐,不想煮了」。他還是一貫的,頭抬了看我一眼反射的說「那就別煮吧」,然後繼續弄他的電腦。直到我餓到受不了,更想吐了,再餓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起身到廚房弄點吃的。當我把食材弄好,才把瓦斯爐扭開放油,突然一陣胸口的抽搐,不能呼吸,一隻蛟龍在我體內翻滾,只得趕緊丟下鍋鏟,急忙衝到廁所,嘩啦一聲,一束強力水流就從喉嚨裡噴射出來了。 大隻的被我的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大跳,趕緊從位子上跳起來看我。我驚覺到,害喜開始正式的襲擊我了。我猜,大隻的也被我嚇到,突然領悟到,太太說不想煮飯,真的是很想吐了,而且是真的會吐出來了,一切都不是她在無病呻吟。 從這一刻起,我從一個賢良的家庭主婦,像乘電梯一般,驟升到貴婦人層級;而隨著害喜的加劇,我更成為皇太后。然後隨著求死不能的害喜的作祟,又讓我快速晉升到了太皇太后無比尊貴的地位,接受萬人膜拜了。 每個孕婦害喜狀況不盡相同,雖然我沒到許多孕婦吐到必需住院打點滴,也不至於到一下床孩子就流掉的狀況,但我想我的狀況應該也算是一種修鍊了吧。 當害喜的匣門打開後,我每天的例行性公事,就是從中午開始,每隔一兩個小時經歷一次天人交戰:強烈噁心及併發的不舒服。通常是懷孕初期荷爾蒙的關係,身體自發產生胃酸,胃酸過多造成不舒服。雖然我一點食慾都沒有,只有強烈的嘔吐感,也完全感受不到餓,但經過幾次的經驗,綜合出的心得,就是害喜的不舒服是提醒我該吃點東西了。若沒有儘快抓緊時間在某個時間點前補充食物,就會引起強烈的嘔吐,如吃的太晚,可能吐的更嚴重。但,雖然補充了食物,不一定就不吐或能消除不舒服,但至少會好一些。因為書上都說,空腹一定會造成害喜的嘔吐。所以抓緊了這個原則,只要開始有不舒服的徵兆時,我就得開始尋覓一些東西吃。每次吃到都很想哭,因為一點都沒食慾,不想吃,但為了不要吐的更慘,胸口不要更痛,我只好硬塞些東西到肚子裡,我到處尋覓可以當小點心的食物,而且在美國,實在也找不出有什麼比較好吃的小點心。 除了吃小東西墊墊之外,我還要儘快的躺下或臥下,找個舒服的姿勢休息,因為接下來,我會開始接連著有不舒服狀況,如胃酸過多,上升到食道,(我猜食道已經被胃液灼傷到某種程度),已經不是像之前,害喜還未正式啟動時的那種灼熱感,而是轉而造成我胸口的緊繃,像是鏍絲緊緊鎖住我胸口一般,從上背部疼痛,延伸到整個胸口,以至呼吸困難,然後呼吸急促,不能自主的流眼淚,從背後發麻,延伸到頭皮,然後不時的寒顫。害喜對我而言,除了吐以外,就是一個痛字,還有混身的不舒服。其實害喜不一定吐才痛苦,吐不出來才的痛苦猶甚,吐不出來的食物和消化液萬馬奔騰在體內翻滾,伴隨著疼痛,實在痛苦萬分。雖然我常吐,但不是每次噁心就吐,而是帶著強烈的嘔吐感和萬馬奔騰的腹腔過著日子,每次都有衝動,想把我的食道和胃腸一把抓出體內,把這個惡魔趕出去。 例行性的不舒服,通常休息一下,再補充點食物,可以得到一些舒緩,但是還是不能完全解除。每天週而復始,一兩個小時侵襲我一次,每次中間不會完全去除不舒服感,痛苦沒有停損點,這是我的例行公事。在英文,害喜叫作 “morning sick”,對我來說,應該更正為 “all-day-long sick”,而且越晚越不舒服。 到晚間,是我最不舒服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對勁,不但有強烈的噁心感,而且晚間睡覺前,必需先吃點消夜,這不是因為我的胃口變大了,而是純粹為了不要吐、讓胃和胸口舒服一些,抑制一點胃酸。但因為害喜還是不舒服,所以,常因食道的疼痛引起整個背部發麻,就像鏍絲又再度鎖緊我的胸口。若沒有即時睡著,(這麼不舒服,當然很難睡著),反復難眠,就會更痛,痛到無法入睡,延續白天的例行公事,只好每一兩個小時再起身吃點東西,消除一些胃酸,讓自己好過一點。為了不要吵醒大隻的,每次我都在昏暗的燈下,喝點牛奶加喜瑞爾,或找點東西壓壓胃酸,吃完後最好立刻躺下,抓緊時間醞釀睡覺的情緒,否則再躺上一兩個小時又睡不著,我又得起來找東西吃了。此時的我,完全感覺不到新生命的喜悅,我只能耐心的等待不舒服的結束。書上說,害喜是寶寶防衛自己的方法之一,我找遍各種方法,都沒能找到去除害喜的秘方,就只能聽其自然結束,耐心的等待。因此,常常在凌晨四五點時,我與害喜交戰到筋疲力竭了,才昏昏入睡。 除了例行公事外,我還有不少的額外任務。我的嗅覺變的異常的靈敏。嗅覺變得靈敏是常見的害喜現象,嗅覺過於靈敏實在讓我痛苦萬分。因為曼哈頓居住過於擁擠,我們住的小公寓小小的,只有一面面向大樓內部的天井,天井周圍的住戶有不少廚房就是面對這個天井。加上西方人設計的廚房,是沒有抽油煙機的,不少住戶煮了味道重的菜之後,便把門打開,讓作菜的油煙飄散在公用走廊中。不時從門縫底下透過來的油煙味滲進來屋內,或三不五時從窗戶外飄進來的各種異味,如作菜味、煙味或其他怪味等,都會去掉我半條命,若沒即時隔絕味道的來源,接下來,我就得重複例行公事:胸口抽搐,疼痛,不能呼吸,流眼淚,然後接下來就是吐了。每次一有味道時進來時,我總是嚇得大叫,「有味道」!! 然後大隻的和我便開始併肩大作戰,找尋味道的來源,關窗,或是開電扇,把味道吹走。 在家裡,還會被飄進來的味道襲擊,有種天下這麼大,居然沒有我安身之處的感受,連家裡的保壘都抵擋不住海浪的侵襲,浪潮襲捲掉牆角,不知何時屋頂會垮下那種不安全的感覺,真是恐懼。在家裡不舒服,出門就更不用說了。連簡單的出門的動作,打開房門走在走廊上,都會被那些住戶排出的味道給弄吐,短短的從家門口走到電梯口的路程,幾步路之遙,就讓我發暈,有時電梯內還有殘留的味道,實在嚇人。我每次都怕會失控吐在電梯裡,所以我極不愛出門。不但出門就得先面臨走廊的考驗,出門後,曼哈頓各家餐館、餐車、人口、車輛眾多,更是可怕的人間鍊獄。所以我面臨的狀況是:遇到熱狗車,吐! Pizza 店,吐! 快餐店的油煙,吐! 路人抽煙若無其事的走過,我就在後面吐。垃圾堆,吐! 公車呼哮而過,排放的廢氣類似瓦斯味,吐! 空氣不好,吐! 空氣不流通的地方,吐! 一兩個小時該吃東西的時間到了還沒吃,吐! 太累了,吐! 還有許多奇怪的味道,都讓我在短短的路程,吐上好幾回,紐約的路上不知被我玷污了幾次。有時沒帶嘔吐袋,檻尬就發生了,我只好硬生生的吐在馬路上,而且還會發出可怕難聽的嘔吐聲,真是對不起了各位紐約客。另外,我還不能進一些我無法接受的餐館,也不能進超市買菜,這些都會讓我又重複一次例行公事:胸口抽搐,疼痛,不能呼吸,流眼淚,然後吐。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