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s. Wang 的夢想天堂
關於部落格
和親愛的另一半共同為夢想流浪的生活學習雜記
  • 561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紐約居大不易

紐約的房價在九一一之後沉寂了一陣子,經過休養生息,觀光客回流,市政府努力改善市容及紐約客的創造的活力激蕩之下,房價又開始回漲。不但回漲,且是歷年最高,且不斷飆升。 老實說,也不知道那來這麼多的人能忍受這麼高的房價,還能甘之如飴。一方面實在是曼哈頓多彩多姿的容量就像大海,能打拼創造的機會也如同大海,給你無與倫比的想像空間和刺激,同時也給你難以預估的災難。另一方面,紐約的方便,是在其他的西方城市難以想像的。這兩個交集,就成為曼哈頓致命的吸引力,讓許多年輕的外來者毫無防備的投入這個吸金大黑洞,樂此不疲。 我們就是在這樣毫無抵抗力的狀況下,懷著流浪的夢想,來到這個大都會,期待未來的一切可以因為曾經加入過紐約客的行列,而有著不同的生活經驗和視野、也爭取更多的發展機會。但是人生總是有許多曲折,愈懷有夢想和憧憬的人生,未來的變數往往就更大。運氣好的話,就能滿載而歸;老天不賞臉的話,就有相對等的汗水與更大的失望。人生就像是賭博,步步都有風險,只能做好規劃,認真執行。從來也沒有人能保證我們的下一步會在那裡,我們就像是背著行囊的苦行者,心裡雖然有滿滿的他人的祝福和給予的愛和支持,但是我們卻仍得忍受一切未知的煎熬。 大隻的課程在12月底就結束了。按學校的規定,我們得「立刻」搬出學校宿舍。其實我們心裡都在嘀咕,學校實在可以說是曼哈頓前三名的房地產持有者,其一是天主教會,其二就是大隻的學校了,另一者,有人說是NYU,有人說是川普。大隻的學校佔據上西區的北邊的要塞,面北就是許多人聞風喪膽的黑色哈林區,以此南北二十條街,東西三四條道路的範疇,幾乎都可說是學校的地盤。 但如此有錢有勢的學校,卻仍把我們視為肥羊,一旦沒有利用價值時就被一腳踢開。不過這當然也不能怪學校,在美國高等教育競爭相當激烈,私立學校費用也相對高的驚人,要能維持學校一定水準的運作,一定要有堅強的財力支援,自然的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當然居在中間的碩士學位學生,就是最好剝羊皮的一群了。這狀況對美國私立學校而言相當普遍。只是對我們而言,仍然是種龐大的經濟與精神壓力。除了被逐出校門外,那時大隻的同時要忙申請學校所需要的考試(GRE)及申請學校的一堆鎖事、學校的功課、助教的工作、照顧害喜嚴重的我,同時還要為小蘋果築新巢,壓力相當大。在紐約的窮學生,大多依靠公共交通系統及雙腳,在十一、二月時,我身懷六甲,雖然能上網找房子的資訊,但也不方便自己一人去看房,也不適合像以前未懷孕時那樣可以到處亂走,走一天之後晚上倒頭睡覺,醒來後第二天又沒事可以繼續尋覓新居,一切還得顧及腹中小蘋果的安全。一切都只能等大隻的申請學校及學校功課告一段落,兩人再一起出門「慢速」的找房子。 我們那時一直希望能留在曼哈頓,年輕人一旦戀上了曼哈頓的獨特費洛蒙,就很難再離開他。我們想要有曼哈頓的方便、接觸各種人種的機會、各種表演活動及各種每天新發現的刺激。但是自從開始找房子以後,發現紐約居實在太大不易了,房價高得讓人氣餒得想跳樓。 我們原先住學校所提供給夫婦住的宿舍,大小只夠我們兩人住,對台灣學生而言,是相當寬大舒適了,但對外國人而言,卻是一間相當tiny 的studio (即所有的設施就在房間內,除衛浴外,沒有隔間),但是地點相當方便安全,在動輒百年歷史的紐約建築而言,設備也算尚可,算是相當理想的小公寓。原先還認為學校給夫婦或家庭住的房子價位已經算中等的了,因此我們自己推估一下這一帶的房價,並考量小孩出生及我媽媽來幫我坐月子的需求,想找個比原先房價再高一些的一房一廳的公寓。 但在經過幾週的搜尋之下,我們發現我們之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原先學校所提供的房價居然只是當地實際房價的六七成左右。紐約曼哈頓上西區已經算是價位不算最高的居住區了,在上西區,若要找到能給一對夫妻住,且沒有任何其他附帶條件,只是「能住」的小小小小小小一房一廳,價位不飆到二千美金以上是不可能的。在我看來,許多號稱二千元物超所值的房子,住進去可能都會因為隔間太差、空氣不流通、過於狹小,或是出入口、樓梯等過於狹窄或很難行走等未知的缺陷,讓住進去的房客不知不覺得到憂鬱症。有些看了覺得尚可的房子,不是價格太貴,就是不出租的公寓。窮學生要找房子實在如同大海撈針,很難能運氣好找到適合又廉價的房子。自然不必說,若是找最普通的二房一廳,價格不到2700美元以上,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看到價格便宜的房子,千萬別被騙,那些通常是在一些可怕的地點,例如晚上會聽到很多槍聲、或是在哈林區裡面,什麼時候會出事都不知道的地點。為了大腹便便的我、我們的小寶寶及我媽媽的安全,大隻的說什麼也不想住在這種區域裡。 為了找房子,我們花了不少時間在搜尋及了解這曼哈頓上東及上西區的房價。當然,我們正好用腳步行搜尋這一帶的出租公寓時,也順道經過了「傳說中」陳致中的公寓,若不經媒體報導,我們或許還不知道原來這種上西區偶爾能見的超高級公寓,還有這種傳奇的色彩。這種公寓對我們一般紐約窮學生而言,是不太可能和他產生任何關聯的。傳說中的大樓外觀相當新穎,一樓的接待大廳設計豪華又有現代感,而且還有服務相當熱忱親切、穿著西裝比挺制服、受過良好訓練的門房。這種高級公寓一看,就知道不是我們紐約窮學生的層級,不過我們還是好奇的進去問了一下房價,當作激勵我們上進的目標。門房很客氣的說,「目前沒有出租的公寓,現有的公寓都是用賣的,最小單位的公寓是三百五十萬元以上。」哇塞,我們摸摸鼻子吞了一口口水後繼續往我們未知的找房路上漫無頭緒的尋找。 後來我們得到以下幾個結論: 1. 曼哈頓的房租,只有最低價位的低限,但永遠沒有最高價位的限制,只要口袋銀兩夠,想住多高級的房子都有,若沒有相當的銀子就不必在曼哈頓看房,窮學生還是閃一邊去。 2. 相同價位的房子,例如,若同樣是2700美金,在曼哈頓可能是個再普通也不過的二房一廳小小公寓,但在西岸已經是超級豪宅公寓了,有河岸景觀、游泳池和門房等配備了。 3. 紐約客常常花錢折磨自己,明明已經是超高價位,還必需忍受狹小、破舊的空間,出門坐黑黑髒髒的地鐵,生活品質實在不佳,不過大家還是想擠進來住。 4. 曼哈頓到處都是房子,幾乎都是高樓櫛比的大廈,但是卻沒有我們的容身之地。有些房子是想租也租不到,許多大樓即便有空屋,但是他們卻是只買不租的大樓(co-op);而另外一些房子,卻又是能租但你還是租不到,因為有信用審查,同時有很多人會申請,和你一起競爭。信用審查不過關,不但要花掉一筆不能退還的審查費用,還租不到房。 5. 曼哈頓真的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房地產仲介及地產商吞了不少銀兩去,還張牙舞爪想再從任何人的身上再剝些皮下來。因此在紐約租房要特別小心,且常常有陷阱。不止信用審查部份,有些甚至誇張到只要你看房(或看房屋清單) 就要給費用。 我們預估繼續留在紐約的時間,也只有從1月到8月中旬或下旬,8月中旬以後的落腳地,就更茫然無所知了,因為我們要等待大隻的申請學校的結果。但是不到1年的租房,可說幾乎不可能在紐約租到房子,通常契約都在1年以上。且除此之外,曼哈頓房價之高,也讓我們沮喪氣餒,我們還一度考慮是否要找沒有隔間的小公寓(studio)。這種房價相對低一些,只是我們幾個人要辛苦一些擠在一起。但因為之前住在學校宿舍的經驗,沒有隔間,萬一大隻的要熬夜念書或是做其他的事,實在痛苦萬分,睡不好,也會互相干擾,再加上媽媽要來幫我坐月子,到時候四個人一起擠在一個小房間內,應該更累,我也怕寶寶容易被吵醒,睡不好。我們陷入經濟與生活(還不敢要求到舒適的程度)的兩難。紐約房價之高,實在讓人頭痛難過。但又怕一離開了,我們會失去很多資源,例如朋友、英語環境、學習環境等等….到底要不要繼續留在曼哈頓呢? 後來在眾多因素的考量結果,我們仍然不敵經濟的魔掌。最後我們決定搬往皇后區去,因緣際會,我們居然很巧的找到了一個適合我們迎接小蘋果的地點。感謝竹君表姐和Joanne,讓我們找到這個小公寓。它在皇后區的一個華人區,就在我們初到紐約後的第二個落腳地同一區,但鬧中取靜,很適合新生寶寶長大和我坐月子,有兩房,還有個小後院,但價錢卻只是曼哈頓房價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之間。我們立刻就決定要訂下這個房子,隔天起床後,大隻的和即將成為我們室友的Wisely就帶了訂金來找房東。驚險的是,大隻的才一到房東家,前腳一進,五分鐘不到後腳就跟著有人來搶付房子的訂金了。皇后區華人區的房子還真的非常容易租呢! 要不是我們眼明手快,房子馬上就不屬於我們了。我們將在這裡度過幾個月,迎接小蘋果出生。看後院有幾顆樹,小蘋果出生的時候,樹就會嫩嫩綠綠的,還有小鳥、松鼠和偶爾過來晒晒太陽的大肥貓,她一定會很喜愛這裡的。雖然曼哈頓一切將會遠離而有不捨,那種心情就像是愛人要遠離,但既然留不住他,那就讓他離開吧,天涯何處無芳草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